页面载入中...

安倍中东“斡旋外交”不被看好 日媒:决定权在美

  永新盾牌舞是江西省永新县传统民俗舞蹈,又称男子群舞藤牌舞、滚挡牌,体现出一种最原始的民族凝聚力、团队精神和战斗精神。主要流传在永新的龙源口、烟阁等南片诸乡。它集武术、杂技、舞蹈与音乐为一体,动作粗犷、雄健、彪悍,队形变化奇特、壮美,具有浓郁的传统文化特色和磅礴的战斗气势。

  永新盾牌舞源于古代军中的盾牌战术,明代抗倭名将戚继光著的《纪效新书》中的“藤牌总说篇”应为其源头。关于其何时传入江西,至今尚无定论,有一种说法为秦朝黄河流域居民大规模南迁时传入的;还有一种说法是此舞为三国时期名将黄盖所创的《团牌武》而来;也有人认为盾牌舞起源于清代,当时太平天国运动失败后,一部分流落到此地的太平军将士为了做有力的抵抗,经潜心操练而成。后来,当地一些尚武群众将它加以提炼完善,逐渐演化成一种既具观赏价值又能健身娱乐的传统民间舞蹈。

  盾牌舞有一套传统的、颇具庄严和悲壮色彩的表演形式。风格特点为动作幅度小、频率快,表演时掌握“推、挡、搭、架、逼、闪、跌、滚”8字诀,习练前有一套令人肃然的仪式,舞者要在族长的带领下杀雄鸡祭祀祖先牌位,其目的是“祈求保佑出征男儿”,是古代士兵出征前祭祀仪式的遗留。九位表演的武士一律头裹长巾,上穿黑底镶白边胸云花的对襟短衫,下着黑色紧口裤,裹绑腿,脚蹬黄麻草鞋。一位手执带响环的钢叉,扮演将官或敌方骑兵;其余的则一手持盾,一手握刀,一个个强悍威武。

  “跳马夫”原是流传于如东一带的祭神舞,所祭为“都天王爷”,即唐肃宗对其守将张巡的追封谥号。唐至德二年十月,张巡为抵抗安禄山叛军,守唯阳城十月,弹尽粮绝,叛军再犯,张用奇谋令军士身系马铃,在城头奔跑,使叛军疑是援军已到,魂飞魄散。虽然最终张巡众战士因寡不敌众,以身殉国。后来朝廷追封,百姓建庙,并于其生日进行祭祀。明清之时,倭寇海匪经常骚扰沿海,当地人们寄情于张,追思英烈,祈求神明消灾降福,于是将供奉逐渐演化为“烧马夫香”,这一活动一直延续到20世纪50年代初,在如东丰利、马塘、掘港尤甚。

  也有传说如东实际是借“都天王爷辕”活动来纪念张士诚。他曾来掘港、丰利贩私盐,在掘港附近杨家坂率领盐民跟官兵斗。而无论是纪念张巡还是张士诚,都是人民对英烈的追念,对不屈斗争精神的崇敬,寄托着消灾降福的期望。整个舞蹈充满尚武精神,洋溢着浓郁的战斗气息。如今,“跳马夫”已升华为如东精神的象征。为了和平与安宁,人们不屈不挠,勇往直前,即使是赴汤蹈火,亦在所不辞。

  70年代末、80年代初,如东民间舞蹈“跳马夫”被收入《中国民间舞蹈集成》,得以重放光彩,并先后至南通、南京乃至北京中南海演出。

  简洁、整齐的舞姿,铿锵的节奏,粗犷的呐喊乃至排山倒海、撼天动地的气势,被外国人称之为“中国迪斯科”。“跳马夫”是男子群舞,无音乐伴奏,主要靠马夫身上佩戴的马铃声伴舞,舞蹈机动多变。舞台上一排排粗犷剽悍的马夫,身系马铃,口衔银针,头戴红缨嵌宝牌面,手执马扦,腿裹素布,脚著草鞋,胸悬护心挂锁,腿系镂空黑底短围,目不斜视,群起舞蹈;跺步跳,横步跨,荡步跳,纵步跨,整体动作刚韧有力。它向世人诉说一个以铃声吓破敌胆的动人故事,颂扬了张巡驱除外敌的无畏气概,也寄托着人们对消灾祈福的良好愿望。一声悠长而低沉的号鸣,一通缓慢而庄严的锣鼓,似成千上万只马铃同时发响,巨幅杏黄龙幡迎风翻腾,渲染出古代将士们纵马厮杀的悲壮,人们仿佛置身于古代两军对垒的战场。“呵呵,哈嘿!呵呵,哈嘿!”吼声越来越大,节奏越来越快,众马夫步应鼓点,阵随锣变,时而飞鸟穿林,时而巨龙吐须,队形瞬息万变。号声、锣声、马铃声、呐喊声,声震遐迩,惊天动地。他们时而跨马步,高举马扦作虔诚的祭祀;时而跳跃向前,义无反顾。龙蟠舞,呼啦啦;铃儿声,响叮当;呐喊声响遏行云,犹如猛虎下山,恰似蛟龙出海,蓦地,各种声音戛然而止。“跳马夫”全过程遂告结束。

admin
安倍中东“斡旋外交”不被看好 日媒:决定权在美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